16 March 2009

坚强

Posted by MilkteaCola at 7:48 PM 0 comments
你曾经如此伤害我们,但我们已不再哭泣。

你说你看淡名利,我只是默默地、默默地嘲笑着你的自以为是。
你用行动告诉我们,家与爱在你心中是多么的廉价。你丢弃的,我依然紧紧握着。我信仰着爱,这就是让我坚持不倒的精神。
我曾经害怕、曾经愤怒。但我害怕什么呢?我愤怒什么呢?
原来我只说害怕,现在所拥有的瞬间幻灭。我害怕一无所有。
我该唾弃自己的想法。
我不再是你影子下的孩子。我不再是攀附在树干上的藤蔓,只能紧紧捉住你来沾取一丝丝,阳光的气息。
尽管你如此对待我们,但我不会放弃你。
有一天,当你老去,当你知道谁才是你真正的家人时,我会默默地,正如我现在无声地,给你我无限的爱。

22 February 2009

Posted by MilkteaCola at 10:44 PM 4 comments
今天媽咪送我一個包包。


哇哈哈!LV的monogram mini lin series, Manon MM Mini Lin。
我喜歡這個系列,也喜歡它的形狀,有點隨性,背著逛街不會感覺很怪。
但是Andy不是很爽我買LV,他說很老人家,又說我還沒有做工賺錢就先花錢。
但是後來我還是買了……
女生嘛~本來就是喜歡買包包~
然後我打電話給他,說以後他做工要賺錢給我買包,他說“慢慢等!”
=.=!!
算!我自己努力!

17 February 2009

压力

Posted by MilkteaCola at 11:13 AM 2 comments
还有2个星期,就开学了。第一次这么期待回学校上课,每天都在倒数。
工作已经1个月,一般的杂物已经可以应付了。然而无法调适的,是身边朋友的冷言冷语。
也许你们比我强,但我已经努力在学习了。
对,我只是在爸爸的公司实习,不像你们要看老板的脸色,但杰克玲请假后,公司只有我一个人在处理大大小小的账目。公司现有的制度、薪水分配、内部条规没有人从旁指导,杰克玲只assist我2个星期。我知道自己曾经表现得不认真,但jacqueline放假后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,希望自己不要出错。我曾试过一整天没有喝水、一整天没有吃饭、一整天没有上厕所、一整天对着电脑、一整天开支票。当血压低得让我晕眩时,我没有跟任何人说一句辛苦。
我要求自己不能出错,因为没有其他人可以帮我确认作业和觉察错误。一个小疏忽,会让我爸亏损数十元甚至数千元。我要时时刻刻注意着银行和公司的收支纪录,一不留神就会让公司跳票,而这并不只是课本上"dishonoured cheque"几个字这么简单。
我知道你们都有会计的基础,但不要以为我做的东西你们都会,认为这份工作没有挑战性所以一直要我无条件帮你的忙。我做的不只是sales and purchases,我要知道CIDB有没有批准我们的工程,我要去翻查之前的quotation然后找出client的charge rate,我还要去accountancy firm 拿MNA虽然我不懂那是什么。我要应付的不是几千块的账目,我面对数十万的钱来钱去不能有错误。
我没有很厉害,当auditor要我给他看一些文件时我只会摆出茫然的脸,然后要我爸从旁解围。可是我知道自己每一天都有学到一些些东西。
请你体谅我的处境,我已经尽力在给予帮助了。我是义务,但不必为你负责。
请你自己要加油。

13 February 2009

再见啦~~

Posted by MilkteaCola at 10:30 AM 3 comments
昨天早上,送哥哥的飞机。他去Adelaide了~
我和妹妹在机场玩“再见啦~~” 玩到很爽。
回到家突然有点伤感。
想起以前,我3岁进幼儿园,因为4岁的哥哥一个人上学会哭,所以我进去陪他,然后在4岁班念了2年。如今,他却飞到几千公里外的国度自己生活。
上小学的时候,每天下课他会在我的班外等我,然后我们拿着1块钱去食堂买东西,总是固定的只用掉5毛,剩下的拿回家。不懂为什么我到现在记得很清楚,有一天我哥说“我们把这个5毛钱也用掉啦”因为他那天肚子特别饿。我说“噢!”虽然我不饿。那是第一次没有把钱存到扑满里,当时我还以为妈妈会因为我们花得太多而生气。虽然怕被骂但我还是很有义气的陪哥哥一起把另外的5毛钱交给老板,然后口袋空空时有一种正在犯罪的感觉。真是天真。
虽然有点不舍,但是想到4个月后我放假就可以飞过去,心中那一点点的伤心就被享乐所取代了。哇哈哈~而且他只过去1年半(如果没有什么科目被当掉的话)。
我们还很搞笑的送他一只cute cute的温度计,希望他注意天气变化,但实际上却是希望当他发现气温掉到+-10度时就赶紧准备好住宿迎接我们过去。

01 January 2009

Posted by MilkteaCola at 12:36 AM 0 comments
2009年的第一篇post,哇哈哈!!
昨晚突然想post一些照片上来,所以我现在决定出卖孝良国皓和益才,嘿嘿嘿(奸笑)!!
事情发生在2004年年尾,我们一群人在一中打工,那个秦始皇的什么展览。
每天傍晚5点左右,我们要趁展览场地还没开发时做一些清理的工作。
那些娇贵的老板们,当然不会参与这些事前准备,所以我们才会有机会搞些有的没的。
所谓的老板,哇哈哈,我还记得有谁!!
Richard,俗称“卤蛋”,因为很圆又很黑,负责礼堂的四川表演部分。
Mr.Lee,负责展览处,超级喜欢穿格子衣。
Edwin,展览处的工头,我被他呼来喝去还被欺负到哭,所以后来很讨厌edwin牌牛仔裤。
还有一个女的,不懂叫什么名,长的有肉有肉喜欢背个小背包在我们面前指挥来指挥去,我和国皓孝良还有忘记是谁的几个流氓叫她肉包,而且是隔夜之后外面的皮干掉变很硬、里面的肉馅还很少的那种欺骗消费者的肉包。
总之我们在那里做工做到几不凉,所以才会忙里偷闲、狼狈为奸、落井下石或whatever的。


那个兵马俑忘了是一米多少,国皓说要假装这个东西很高。可是国皓你很明显地半蹲着。。。



那些兵马俑身体其实是可以拆的,像lego酱,所以他们很喜欢把那些头拆下来玩。益才,你和那粒头长得有点像。。。



Aduh,颁奖咩~~?



益才很高!

孝良还好。


国皓。。。I'm sorry。。。尽力就好。。。



问路
孝良:excuse me,Jalan song 按抓ki? (hokkian 发音)
指路
国皓:Neh,前面过liao traffic light然后转左边,直直下就到jalan song liao~!



怕大家看不清楚,国皓拿着的那个牌子写“Please do not touch 不可触摸”,他故意拿在那个高度。。。


........=.=!!!

看在大家朋友一场的份上,又这么熟,拜托不要打我啊~~!!

30 December 2008

Posted by MilkteaCola at 10:05 PM 0 comments
刚才很意外地收到KL一起念书的好朋友send来的信息。
她说她从新纪元毕业了,准备去纽西兰或香港读书。
然后我就是一个=.=的表情。。。
毕业。。。好遥远的名词。
如果当初我留在那里,我也毕业了ok?!!怪谁呀我现在,都是自己不顾一切要回来的。
我不懂自己那时候算不算放弃一切,毕竟我在那里没有什么可以放弃,除了他。。。
当初过去,是为了他。。。
回来那一天早上,他来我学校,陪我搭车。在KL centre分离时,我不敢抬头和他说byebye。
那一天,7月7日,我和他在一起的1周年。
我回来了,找回了熟悉,也失去了他。
遇见现在身边这个男孩,似乎是一种注定。
但,在这一得一失之间,我究竟是赢得爱情,还是输掉爱?
华实去美国了,在相距一个太平洋的那个大陆。
在和他开始前,我已经知道有这一天,但是当这个日期逼近的时候,我终究没有办法面对。
虽然我们曾经努力过。
虽然我们已经分开了。
那天晚上躺在床上,脑里回忆的都是和他在KL生活时的画面。
不间断的、不间断的。。。
我打给他,哭得说不出话。
只想和他说声“对不起”。
但我没有说出来。
仿佛全世界的人都离开了,只有我一个人还留在这里,向一个莫名其妙的“乡愁”屈服。
最近对身边的他,好像总是没有耐心。
常吵架。。。我也不明白为什么。。。
是磨合期吗?
只是我很害怕。。。我们之间,好像有越来越多的差异。我不懂该怎么样去调适心理,去无条件的接受与包容你的一切。
我不懂该怎么样,无条件的爱你。。。
我很废!!
一个差劲的蠢蛋!!

16 December 2008

工作

Posted by MilkteaCola at 10:09 PM 0 comments
昨天,到一间accountancy firm面试。
坐在那小小的discussion room里,我突然有些害怕。
不是因为做在我面前的主管,而是害怕我的未来。
难道毕业后,我真的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?
对着一堆的账目,debit和credit,除了上厕所、吃午餐那少得可怜的例外,其余的8个小时,我的生活空间,就局限在那小小的办公桌前了。。。
想想好悲哀。。。
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未来吗。。。?
 

MilktEa and ColA Copyright 2009 Sweet Cupcake Designed by Ipiet Templates Image by Tadpole's Notez